E8中文网

字:
关灯护眼
E8中文网 >沙河烟云 > 二十二 血战大沙河

二十二 血战大沙河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两旁的大小头目刷地起立,齐声高呼。
  半夜里,敌人盲目地向南岸开炮,六门九二式大炮一起开炮。
  炮弹呼啸而过,炸在南大堤后面,扬起阵阵烟尘,战士们躲进地洞和掩体里,准备战斗。敌人的炮弹并不密集,每隔几分钟打来一颗,战士们等到天快亮,也没见敌人的步兵攻上来。
  在十几名鬼子的督战下,在夜幕的掩护下,王啸虎带领百余名便衣队员从高蓬西30里的西五楼村偷渡过了大沙河。
  王啸虎带领便衣队绕过孔村和钮店村,摸到了高蓬村外。到了游击队的根据地,个个胆颤心寒,后脑勺冒凉气。
  王啸虎为部下壮胆,“不要担心害怕,现在游击队顾前不顾后,我们趁他们后方空虚,便可出奇制胜!”他命令道:“一、二小队匍匐前进,悄悄地爬到村口,猛地发起攻击,占据有利地形,迎接两路进攻的皇军到来,三小队在后面接应,拿下高蓬,放假三天,你们随便糟!”他伸出三个手指在空中晃动。
  七十多名便衣队员趴在地上像乌龟一样,一步一步向前爬。
  天亮了,敌人暂停了炮击,张健和甄玉衡等进入一个掩体里,透过射击孔远眺,才发现敌人在河上架了一座简单的浮桥,大部分已经渡过河。狡猾的敌人并不急于发动地面进攻,而是先忙着在河岸边用沙袋筑工事,工事有半人多高,已经筑成了多一半。孟达洲提出:“趁鬼子还没立着脚,咱们冲下去,先来个反击,打他个措手不及,让小鬼子筑不成工事。”
  “不成,已经晚了。”甄玉衡摇摇头,“若我们现在冲下去,敌人背水作战,必定拼死抵抗,而且在这一里多宽的沙滩上没有掩体,我们得付出重大伤亡。”
  “只恨咱们没有大炮,土炮又够不着,要是有长家伙该多得!嘿!”孟达洲拍着大腿。
  “敌人在那儿筑工事,正好给我们提供了他们要进攻我们什么地方,好!命令大家聚齐,对准敌人的工事,准备战斗!”张健把拳头攥紧,向上一挥。
  东路的八百多名鬼子和一千多名伪军渡过了沙河,在河边筑起了工事。船谷伏在工事上用望远镜远视南大堤,他放下望远镜,狞笑道:“嘿嘿!游击队的工事没有钢筋水泥,不堪一击,先用炮轰,然后冲锋,我们很快就会突破防线,和川琦君会师在高蓬,我要踏平游击队的根据地!我要先行一步到高蓬!”
  太阳升起的时候,船谷通知炮兵开始炮击,大炮又响了!
  炮弹纷纷落在大堤上,大堤上的工事遭到了破坏,有些掩体被炸上了天,南大堤上被一片烟尘笼罩。
  西路的鬼子在川琦的带领下,在大炮的掩护下,也在天亮前渡过了沙河,在河边筑起了工事。
  天亮时,高蓬村外的暗哨发现了匍匐爬行的便衣队特务,急忙到中队部报告。赵树光听后,兴奋道:“好哇!他们果然来了。”他立刻命令三中队,“全体下地道,各就各位,打开射击孔,准备战斗!不听见我的枪响不要开枪。”
  从射击孔向外窥视,敌人爬到了村边,战士们屏气瞄准。赵树光低声命令道:“先瞄准后面的鬼子,把后面的鬼子干掉!”
  敌人爬到了村口,进入了射击范围,赵树光一声令下:“打!”他射出了第一颗子弹,猛然间,从树洞里;从磨盘下;从各个隐蔽的射击孔里射出了密集的子弹,顿时像炸了锅一般。
  子弹来的突然,敌人来不及还击,就倒下一大片。后面压阵的鬼子先中弹,报了销,前面的便衣队没了督战,抱着脑袋往回逃。敌人鬼哭狼嚎,蒙头转向,连滚带爬,抱头鼠窜,丢下三十多具尸体,狼狈地逃了回去。
  王啸虎一见形势不妙,连呼:“上当,上当!赶快撤退!”
  就在鬼子的炮兵进行炮击时,安通亮和刘大渠领着杨村的民兵从地道钻出,在敌人的背后开了火。在土炮的掩护下,战士们冲上前,甩出一排排手榴弹,将敌人的大炮全部炸毁。一颗手榴弹炸响了码放在大炮后面的炮弹箱,“轰”一声震天动地的爆炸,安通亮和刘大渠等战士与十多名鬼子同归于尽。
  正当船谷得意的时候,炮击突然停了,他疑问:“怎么回事?通知炮兵继续轰炸!”鬼子的通讯兵跑过来,“报告少佐,炮兵阵地遭到游击队的袭击,六门九二式大炮全部被毁。”
  “啊!”船谷懊丧地哀叫一声。
  船谷无奈,嗖地拔出指挥刀,命令道:“人马分成两部分,一部分原地待命,另一部分进攻,冲锋时,一名皇军勇士带领三名治安军,凡有怕死不前的,当场枪毙!”
  曹顺炎进行翻译。
  船谷一挥指挥刀,“机枪,小钢炮进行掩护,冲锋!”
  鬼子没了大炮助攻,攻势减了一半,近千名敌人在重机枪和小钢炮的掩护下,向大堤扑上来。
  二中队全部进入掩体,严阵以待,当敌人离大堤百丈远的时候,战士们见敌人进了早已布下的地雷区,赶紧拉弦。
  “轰轰轰”石雷炸开了花,炸得敌人鬼哭狼嚎,倒下一大片,烟尘散开,没死的爬起来,又扑了上来,有几个掉头往回跑的伪军,当场被后面的鬼子用刺刀挑死。
  敌人进入了百丈之内。游击队的土炮发挥了威力,十门土炮一起发射,一根根箭杆顶着手榴弹飞向了敌群。“轰轰轰”手榴弹遍地开花,敌人被炸得又一阵鬼哭狼嚎。
  灌输了武士道精神的鬼子,冒着未散的烟尘,端着三八大盖、挺着胸仍往前冲,接近南大堤时,“哇!哇!”乱叫,刺刀在阳光下闪着贼亮光,刺刀下的小膏药旗随风飘动。
  张健低声命令大家,“面前的敌人就是屠杀北疃村的鬼子,大家不要急着报仇,沉重气,先瞄前面的鬼子,后瞄伪军,听我命令。”
  石铁栓紧握手中枪,瞄准了最前面的一个鬼子,他咬牙切齿,此时他想起了死去的爷爷,想起了被鬼子用刺刀挑死的妻子,他浑身热血沸腾,眼冒怒火,只等令下。
  当敌人离大堤还有十丈远时,失去了后面重机枪和小钢炮的掩护。“打!”张健令下枪响,机枪、步枪、手枪响成一片,前面的鬼子纷纷倒下,后面的又冲上来,“投手榴弹!”杨志开和张富生齐声喊道,一束束手榴弹甩了出去,随着爆炸声,敌人抱着脑袋滚下了大堤。
  在西路的南大堤下。
  川琦不停地用望远镜仰视大堤上的情况,大堤上烽烟四起,烟雾弥漫。他放下望远镜,喃喃自语道:“这场仗不好打呀!”
  他接到大炮被毁的消息,懊丧地差一点把嘴咧到后脑勺去。他命令部队:“小钢炮的准备,开炮!”
  小炮弹零零散散地落到大堤上,只到中午,也没见鬼子发起步兵冲锋。张大凯远望敌人阵地,骂道:“哎!他娘的!咋不见敌人冲过来?川琦这小鬼子搞得什么名堂?要他娘的干什么?”
  孟法先分析道:“不要着急,现在东面打得很激烈,敌人久久不冲锋,很可能是牵制我们,我们要密切注意敌人的动静,必要时派出一部分人援助东面。”
  二中队打退了敌人的首次进攻,信心大增,接着又打退了敌人两次进攻,战斗持续到中午时,敌人已死伤过半,大伤了元气。
  中午过后,二中队伤亡已过四分之一,张富生、张富有、刘大江和指导员甄玉衡都挂了彩。张健命令小磨子:“你赶快向大队部汇报这里的情况,让大队部组织人马来支援。”
  这时,敌人又开始了第四次进攻,小钢炮的小炸弹落在大堤上,扬起缕缕的烟尘。
  冒着敌人的炮火,妇救会、儿童团和担架队一百多人爬上了大堤,“同志们!我们给你们送饭来了!”“伤员在哪里?”“我们扛来了子弹箱。”
  张健见翠玲、明子和爹都来了,又激动又担心,“快去救伤员,注意隐蔽!尽快撤离!”
  陆占发举起望远镜,“他娘的!大堤上咋出现了一群娘儿们?嚯!还有一群老头子,咋?还有不少毛孩子。”
  船谷也举起了望远镜,他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!在硝烟弥漫的大堤上,妇女们有的在给伤员包扎伤口,有的忙着分发食物和水,老人们忙着往下抬伤员,孩子们忙着分发子弹,望着眼前的情景他突地打了个冷战,一件往事浮出了脑海:
  三十年前,不满十岁的船谷生活在本州岛的下关海边,那里的商船和渔船经常遭到海盗的抢劫,有时海盗们登陆,在海边烧杀抢掠,船谷的叔父就死在海盗手里,海边的日本商人和渔民恨透了海盗,纷纷自动组织起来,抵御海盗的侵扰。
  一天,海盗的两艘大船开到下关海边,用大炮轰击海边,企图登陆,下关的人民进行了顽强抵抗,使用火枪、火炮、大刀、长矛和弓箭打退了海盗一次次的进攻,战斗到艰难时,下关的男女老少齐上阵。船谷跟随父母参加了战斗,母亲中弹,倒在硝烟弥漫的火炮旁,船谷哭喊着扑向母亲:“妈妈!妈妈!……”
  母亲睁开眼,吃力地说:“浚儿,不要管我,快!快去帮大人运,运火药……”话没说完,母亲头一歪,永远地闭上了眼睛,“妈妈!妈妈!……”船谷凄声地呼喊。
  在下关人民的拼死抵抗下,海盗的尸体铺满了海边,血染红了海水。
  官军闻讯赶来救援,海盗见大势已去,狼狈驾船逃窜,返回深海。
  历史好象跟船谷开了个玩笑,而今在这沙河河畔,他从守方变成了攻方,他成了海盗!眼前的现实让他明白了一条道理:世上任何一个民族只要上下团结一致,共同对敌,就不易被征服!
  可船谷不服输,他指挥人马又开始了第四次进攻。
  这次他改变了战术,在小钢炮和机枪的掩护下,他命令部队:“你们从远处开始向上爬,三人一组,组成三角攻势,一直爬到大堤下,然后听到冲锋的司号一响,猛地发起冲锋。”
  敌人爬到大堤下,“嘀嘀哒嘀,嘀嘀哒,……”一名鬼子的司号兵吹响了冲锋号。
  小五子一听,心里骂道:“好你个王八羔子!俺让你吹!”他举起三八大盖,瞄准一枪。子弹飞向司号兵,从喇叭口射进。吹号的小鬼子嘎的一声送了命。
  张健命令两名新队员:“快!你们俩给小五子压子弹。”
  敌人听到冲锋号,起身向大堤上冲锋。
  大堤上,妇女们也参加了战斗,在妇女和战士们的枪口下,冲上来的敌人又倒下了一大片。在手榴弹的爆炸声中,敌人抱着脑袋向下滚。
  敌人的第四次进攻又被打退,战场上恢复了暂时的平静,遮天蔽日的烟尘慢慢散开。大堤下,鬼子和伪军的尸体像夏收的麦个子一样,遍地皆是。
  张健命令妇救会、儿童团和担架队人员马上撤离战场,“趁现在鬼子没有进攻,你们赶快撤离!”
  “俺不走,俺要留下来。”“俺们要和你们一起打鬼子!”翠玲和几个妇女坚持不走。
  张健厉声道:“彭翠玲同志,你要带头服从命令听指挥!赶快撤离!”
  翠玲望着丈夫严肃的面孔,央求道:“让俺留下吧。……”
  “不行!赶快护送伤员撤离战场,快!”张健重复着命令。
  妇救会的女战士们护送着伤员依依不舍地撤离了战场,行至中途,翠玲趁大家不注意,又悄悄地往回返。在这关键的时刻,她舍不得离开丈夫,她要与丈夫同生死,共患难!
  回民先锋军从八方村出发,拉着土大炮,中午前赶到位村村外,人马潜伏在河道拐弯的灌木丛里。杨士迁拉开单筒望远镜不时地向双方阵地上瞭望,马莹侠听着远处密集的枪炮声,焦急地问:“士迁叔,咱们什么时候出击?”
  杨士迁道:“着什么急,闺女,有你的仗打。”
  当鬼子第四次进攻时,马莹侠、马增辉、马增强和骑兵战士们已急不可耐,恨不得马上冲过去,马占海看出了大家急迫的心情,下令道:“弟兄们!为咱们兄弟姐妹报仇的时候到了,上马!点炮!准备出击!”
  杨士迁急忙阻拦道:“且慢!再等一等。”
  马占海道:“此时不出击,等待何时?”
  杨士迁道:“待鬼子冲上大堤,双方开始短刃肉搏,再出击不迟。”他晃动着食指,耸了耸肩膀,诡秘地一笑。
  戴盛奎挤过来,抱怨道:“舅舅,等啥呀?憋不住了,出击吧。”
  杨士迁斥责道:“你小小年纪,懂得个屁!”
  中午过后,田中派来的化学兵赶到。
  话务员报告:“请接田中大佐的电话。”
  船谷接过电话,里面响起田中的声音:“我已将川琦的人马分派一部分援助你,另外,化学兵已赶到,你立刻组织进攻,要知道东路的二中队是游击队的主力,我们只要攻破东路,就可让游击队全线崩溃!”
  船谷卡地一个立正:“是!属下明白。”
  船谷命令:“小钢炮准备,向大堤上发射瓦斯弹!”
  瓦斯弹呼啸而至,爆炸后,扬起团团的毒气。
  大堤上毒气弥漫,尽管战士们用湿毛巾捂住鼻口,紧闭双眼,仍然有几十名战士中毒晕倒。一阵西风刮过,毒气散去。这时,十几名头带防毒面具的鬼子兵趁机爬上了大堤,形势十分危急!就在这时,一中队的部分战士在高凤山亲自率领下及时赶来增援,高凤山振臂高呼:“用刺刀把鬼子拼下去!”
  短兵相接,刺刀见红,一阵刺刀拼杀,爬上大堤的鬼子还没站稳脚根就被拼了下去。
  李小五冲张健喊道:“哎!都什么时候了,咋还不见回民军出击?”李小五喊声刚落,就听东边远处的河滩上,轰的一声土炮响。
  大土炮响后,接着就听东面的沙滩上人喊马嘶,沙尘飞扬,杀声震天,如同山崩地裂一般,“杀呀!”“冲啊!”冲杀过来一队骑兵,
  
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